第65章 审判的准则
作者:ASSA 更新:2019-10-31

在友枝町度过的假期,无论是慊人还是雪兔,都非常地满意。雪兔每天都和桃矢在友枝町的各处角落留下他们玩笑打闹的快乐身影,而桃矢的父亲木之本藤隆在询问过几人的意见之后,微笑着承诺在之后的时间里会负责照顾好想要留在友枝町的月城雪兔同学,对着慊人有些依依不舍的雪兔也在桃矢别扭的安慰中渐渐释怀,但还是要求慊人每年的假期必须和他见面才肯放人,慊人笑着答应的同时,不禁想起了与他同样有着这样约定的沢田纲吉小朋友,突然有种自己未来的假期会被他们瓜分得一干二净的不祥预感……

但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已经举家搬到神奈川的莲二给慊人发来了催促回家的信息。在与木之本一家进行了道别的晚宴之后,第二天慊人就要离开友枝町,之前被遗忘的别离情绪全都爆发了出来,雪兔同学彻底发挥出了他性格中所有粘人的一面,缠着慊人玩闹到了半夜才不堪睡眠的侵袭昏睡了过去。慊人费了好大劲才把这个和自己同龄的小鬼搬到了床上再给他盖好了被褥,心想明天之后这种保父生涯就可以告一段落了,心里也不知是惆怅多些还是释然多些。

不过,看来今晚是不用睡了……就这么几秒思索的时间,慊人再一转头看见的就是四肢大开霸占了整张床的雪兔小盆友,嘴角不禁抽了抽,只好笑叹一声,走到了阳台上摆放的摇椅旁边,躺了上去,在缓慢的摇晃中望着天空。不得不说,友枝町的环境真是不错,夜空中零星点缀着几点明亮,而悬挂着的那轮弯月则是散出了冷冷月光,幽幽白光柔和了整片夜空的深蓝,虽然是一幅静谧平和的景象,慊人却无端看出了几分凄然,清冷的月光,清冷的月……

“你,要离开?”清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回头一看,果然是那个好久不见的人,“月,你来了?”慊人站起身,眉头紧锁,神色担忧,“身体不要紧了吗?”虽然知道月只要回到了友枝町,力量就会开始恢复,但也没有期盼过他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得到足够的力量化身出来相见,因此才会在即将离开的时刻对月兴叹,谁知脑海中浮现的身影下一秒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惊喜的同时,更多的是忧虑,这个月,不会是因为自己的离开,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强行化身来见我的吧?!

被慊人百般担心着的人却顾不得这么多的忧虑,只定定地望着慊人的双眼,大有一幅不得答案誓不罢休的架势。叹了口气,慊人无奈地发现,最近叹息的次数加起来真是比之前好几年都要多得多,回答道:“是,神奈川那边马上就要开学了,我要尽快赶回去处理些事,明天就要走了。”“雪兔呢?和你一起回去吗?”嗯?月怎会不知雪兔的事?还是想要我亲口说出?“雪兔已经答应了留在友枝町,木之本先生也答应了会照顾他,以后雪兔就会住在木之本家了。”“…………是你让他留下的?你不要他了吗?”

……卧槽这是什么神展开?!雪兔和我除了朋友关系之外绝对、绝对没有半毛钱暧昧关系好吗!哪就扯上什么“要不要”的问题啦!!慊人诧异地望向月,撞进眼帘的分明就是面无表情的月眼中的不舍,隐隐还有几分被抛弃的痛苦,所以,这个“要不要”的,分明是指月自己吧?

“噗……哈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发现,月你居然这么可爱!”慊人不禁失笑出声,真是的,一向冷冰冰像块石头一样的月,竟然在心底有着如此丰富柔软的情感,真是令人惊奇。这样的月,才是库洛里多想要看到的审判者吧?不受感情干扰的审判者,就如同蒙着双眼的正义女神,只用法则去审视去评价,这样的天平称出的结果是否真的代表着公平与正义呢?只可惜所有法则的制定者都并非真正无情,参与审判的人也并非无欲无求。既然世人各有所欲,那么一个有情的审判者,是否更能看清世人的欲望,看透世情的牵连,做出符合自己心中公正的审判呢?

“笑够了?”慊人莫名从这么平淡简短的话语中听出丝丝的危险,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就被迫陷进了一个冰冰凉凉的怀抱,强行止住了笑声。“唉……好啦,我不笑了好吧?放开我吧,都快喘不上来气了。”月这才肯稍稍放松些,但仍是把慊人圈在怀中,再次问道:“是你让雪兔留在友枝的?”唉,没想到最后还是要自己来解释,而且看月这幅样子,如果不好好解释的话,今晚他们两个人真的是都别想睡了。“我坚持要雪兔来友枝,甚至留在友枝,有三个理由。”

“第一,你也知道,你的魔力只有在友枝才能得到补充不是么?之前那段时间,你的本体能存在的时间越来越短,雪兔莫名陷入沉睡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你真的认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你的力量分明正在一天天衰退!再不回到这里,你是想永远消失吗?是,我知道库洛里多对你有着其他的指示,而你也有着自己的打算,但是我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和雪兔消失!”

“第二,也是雪兔提出来,我才会顺势答应的。我总觉得,雪兔好像知道了些什么,所以原本对于友枝有些抗拒的他才会主动提出来要来友枝看看。我答应同他一起来,也是想知道,雪兔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不过可惜,这段时间他总是和桃矢一起到处去玩,我都没有机会问他,索性也就不问了,终究这件事并不是一件坏事,就顺其自然吧。”

“第三……”慊人有些犹豫,但还是在月坚定的目光中说了出来,“第三,我知道,如果雪兔不留在友枝,他也不会自己一个人留在东京,肯定会跟着我去神奈川生活,但是,我怎么放心让渐渐失去力量的你们跟着我去冒险啊?!我总有种感觉,神奈川并不会是个清静之地,不止是因为青冥,更有可能的是未知的黑暗与危险!你说我逞强也好,说我不信你也罢,总之我绝对不允许你在连我都搞不清情况的境地下,跟着我去冒这个无谓的险!!”

控制不住地大声说出最后一句后,慊人好像所有的勇气都用尽了似的,视死如归般的紧闭双眼,把自己深深埋进月的怀中,像是最后一次拥抱一样。这幅模样很好地取悦了本来有些气恼的月,因此,心情大好的审判者月大人难得表情柔和了,还情不自禁地利用身高优势,用下巴蹭了蹭慊人黑色的发丝,柔软的触感终于柔和了此刻的气氛,慊人也从月作出的安抚动作中感受到了他想要传达的安慰,温情渐渐蔓延在这个小小的阳台上。

“关于雪兔为什么突然想要来友枝町,我知道原因。”月突然这样说道,“你猜的不错,他的确是知道了一些事……不,说知道并不准确,他是‘预知’到了一些东西。”

“命定的库洛魔法使,已经出现了。”

~~~~~~~~~~~~~~~~~~~我是已经不记得剧情正在复习中的分割线~~~~~~~~~~~~~~~~~~

月发现这件事的经过,还要从雪兔、慊人和桃矢第一天相遇说起。

原本,正如慊人所担忧的那样,因为魔力不足的原因,月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能力现出真身了,雪兔也时常陷入长时间的昏睡。最糟糕的是,月渐渐地发现,他越来越感知不到雪兔的思维,无法得知雪兔的所思所为,这种情况在月看来真是不可思议的惊恐,雪兔本就是他的化身,如果他无法得知自己化身的信息,这代表着什么?无论是化身有了自己的意识,还是力量更大的人掌握了雪兔,对于月来说,都是不能再坏的情况。

事情在雪兔进入友枝町之后发生了改变。在与木之本桃矢相遇的瞬间,从雪兔的心中散发出的巨大喜悦,令得月再次拥有了感知雪兔的能力。之后,月才惊讶地发现,雪兔好像早就知道会有桃矢这么一个人存在一样,同桃矢默契十足,很快就变成了挚友。就像是注定发生的剧情开始第二周目的循环,这再自然不过的相处令月觉得莫名其妙,不是月想要怀疑雪兔,而是雪兔在与桃矢相遇之后的一系列反常行为实在令月不得不怀疑,雪兔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雪兔虽说是他幻化而成的,但到底不是他,怎么会对木之本一家如此信任?

答案在不久之后得到了揭晓。第一天的晚上,雪兔和桃矢趁着慊人和藤隆交谈之时,偷偷跑到了藤隆的书房里“探险”,而后,桃矢不小心踢到了一本跌落在地的古书,而书中竟然有着很多张奇怪的卡片,桃矢拿起了书中最上面的一张牌,突然之间,一阵大风掀起,把书中的其他所有牌吹散到各地。这时,一只看上去四不像的可爱生物——自称为“封印之兽”的可鲁贝洛斯从书中钻了出来,它告诉桃矢和雪兔,书中的牌叫“库洛牌”,现在散落各地已实体化,要桃矢将它们全部再次封印起来,以免危害世界。这番说辞听上去极其不合常理无理取闹,桃矢冷冰冰地刚想要拒绝,就见雪兔已经笑眯了一双眼,把小可捧在了手心,替桃矢答应了成为“库洛魔法使

”。桃矢本来就是个热血少年,一个像其他少年一样梦想着变身凹凸曼打倒小怪兽拯救世界的热血少年,见此情景也就别扭着答应了。之后的时间里,两人看似是四处玩闹,其实是在友枝町范围之内到处查找库洛牌的下落。但不幸的是,他们至今一无所获。

而正是从这件事,月才恍然惊觉,雪兔的反常之处何在。原本的雪兔,对于什么库洛牌、什么魔力的事,一直是抱有怀疑排斥的态度的,在雪兔看来,这种怪力乱神之事,就算可以承认,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快接受。而雪兔在帮助桃矢成为库洛魔法使一事上的反常态度,恰恰证明了,不知是由于什么原因,雪兔早就知道桃矢这个命定的库洛魔法使的存在!

“预知未来”的能力吗?

在库洛主人死亡将近四十年之后的时空,再次出现了拥有属于他的能力的人,而这个人,偏偏是被审判者月创造出来的化身雪兔,这是巧合还是命定,答案显而易见。

难道雪兔从月的化身,变成了库洛里多的转世吗?!

“月,你还是这么爱操心。”稚嫩可爱的声音打断了月的讲述,慊人和月放开彼此,转身看去,漂浮在半空中发出声音的,赫然就是桃矢他们遇见的“封印之兽”——可鲁贝洛斯!

“几十年不见了,你还是这幅死德性,真不知道你身边这个美人怎么会看上你。”小可撇了撇嘴,讨厌的月,几十年不见了,面对着我就又变成了这幅面瘫模样,刚才的柔软都哪里去了啦!讨厌的家伙!重色轻友!而月还是不为所动,淡淡说道:“几十年不见了,你也一样这么蠢。”

“噗……不好意思,你们继续,不用管我。”来不及为小可口中的“美人”生气,慊人就被两人之间孩子气的拌嘴逗笑了,看来,月并非是想象中那样不善言辞,分明就是个毒舌啊2333

“你!你们!……算了,伟大的可鲁贝洛斯大人才不要和你们斤斤计较!说回正题吧,月。”

“你真的认为,雪兔是库洛主人的转世吗?”小可收起了玩笑的神情,严肃地说道。“即使不是转世,也一定有着某种关联。最起码,他的行为已经不再能受我完全的控制了。”顿了顿,月才继续说道,“其实,我怀疑,库洛主人是以传承的形式,把记忆和能力交给了雪兔,原因不明。”

“这个分析倒是有些道理,果然不愧是月。”

“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你们对于库洛牌的搜查,会一无所获。”

小可语塞,“……我怎么知道啊喂!你才是审判者好吗!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那些牌的性子你也知道的啦,一个比一个古怪,谁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为什么躲起来啊!”

“月,如果你担心是雪兔在其中捣乱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会!”慊人突然信誓旦旦地说。“我相信雪兔,他就算知道了什么,就算拥有了什么奇妙的能力,他也一样,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雪兔。认定了桃矢的雪兔,是绝对不会对他不利的!”

“……啊,我知道,我也如此相信着。”因为月也深切地明白着,认定一个人的感受。

“总之,无论怎样都好啦,我呢,就继续在小桃子身边保护他帮助他,月你呢,就好好恢复魔力,准备尽你审判者的义务,这位慊人小美人,你也不要担心月,我会帮你看住这个面瘫不让他出轨的噗哈哈哈!”

时间就在小可的胡言乱语与月的毒舌回应中一点点走向别离的时刻,但慊人心里那种时常有着的郁郁不安已经不复存在了。

世间是否真的存在绝对公平的审判呢?慊人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慊人相信着审判者月与他心中的法则。已经拥有了感情的审判者,不再蒙着双眼去评价是非对错,他已经彻底摆脱了曾经困扰着他的一切,那些被库洛里多隐瞒的事情已经再也影响不到月,他坚定在他认定的道路上。

真正的审判者,不求真理万岁,但求问心无愧。不会被现实踏碎的信念,才是审判者心中的准则。而慊人相信,月,已经不再迷茫。他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审判者,帮助所有他在乎的人,过上他梦想中平和的生活。

而作为月的梦想中至关重要一部分的慊人,只要微笑欣赏就可以了。他们,都会走在自己认定的道路上,坚定的,永远的,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