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完结
作者:水涸湘 更新:2019-10-31

  一场餍足的情事过后,雅恩并没有急着离开,却也没有像对待格林德沃那样将与他第一次结合的白巫师搂在怀里细声安慰。

  他只是静静的扫了一眼瘫软在单人床上的白巫师,便穿起衣服离开了那间卧室,坐在霍格沃兹校长的会客厅的沙发上,不断拨弄着那枚校徽,感受着上面淡淡的属于希特勒的气息,然后开始抽烟,一根接着一根,把自己笼罩在尼古丁的香气里。

  雅恩必须得承认,这一次完全是他的出轨,不是什么威胁,不是什么不得已,拥抱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理由只有一个,他舍不得。

  他明明已经决定就此离去的,然而打开那扇房门的一刹那,脑海中浮现了许多镜头,在咖啡馆第一次见面的事情,在对角巷不怀好意的告诉他自己的爱人是格林德沃的时候,在意大利对他说格林德沃想吃佩鲁吉亚的巧克力的时候,在柏林被救的时候,然后他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重重的甩上了门转身拥抱了伟大的白巫师,他清楚的看见睁得大大的天蓝色的眼睛里滑落的泪水,那时候雅恩想,他是喜欢邓布利多的,虽然不是那种浓浓的喜欢。

  邓布利多并没有让雅恩等太久,当第三颗烟头被雅恩按熄在烟灰缸里的时候,一身鲜艳巫师袍的阿不思?邓布利多从卧室走了出来,天蓝色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真诚和慈爱,这是一个完美的霍格沃兹校长的形象。

  在雅恩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距离亲近而疏离,这是一对正常朋友应该保持的距离,雅恩明白邓布利多的意思,这在表示只有在那间摆放着一张单人床的房间里,克里斯托夫?雅恩和阿不思?邓布利多才是一对情人,这是邓布利多的退让,对此雅恩深刻感谢。

  雅恩很配合的说起一些朋友之间该有的话题,家养小精灵出现奉上差点,邓布利多往饮料了习惯性的加着糖,嘴上还跟雅恩搭着话,很平常的样子,只是那拿着汤匙的手指有些些微的颤抖,雅恩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对不起白巫师的感觉越发浓重了,按熄了手中的烟,雅恩决定告辞,将手中的霍格沃兹校徽放入怀中,忽然勾起唇角,似乎是不经意的问道,“阿不思,你难道就不怕希特勒复活之后又给这个世界带来战争吗?”这是很有可能的,以希特勒的个性来说复活之后究竟会干什么连雅恩自己都拿不准,也许就会开始第三次世界大战呢。

  邓布利多咬着甜食,天蓝色的眼睛垂了下去,盯着自己的鞋尖,半点也不放到雅恩身上,语气干巴巴的说道,“我以为你是站在正义这一边的。”所以他们是一边的,他说着抽出魔杖挥了挥,一大叠书籍资料出现在茶几上,“这是我找到

  的一些有关魂器的资料,应该会有用的,请带给格林德沃先生吧。”

  雅恩一颤,过了一会儿也只是说出“多谢”两个字便起身离开了。

  而邓布利多坐在沙发上一口喝掉甜腻的饮料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容,他已经得到了他一直想要的东西。

  回到纽蒙迦德,格林德沃什么也没问就接过那枚霍格沃兹的校徽转身进了他的魔法研究室,剩下的工作已经不是雅恩可以完成的,所以他也就谢绝了一起进入观看的,坐在门厅里的沙发上,用曾经的克里斯托夫?雅恩那种严谨到让人一见就觉得古板的笔挺坐姿,要求自己一定要静下心来。

  他在等人出来,那人也许会是希特勒,也许会是格林德沃,这代表着成功或者失败,是的,这种危险又强大的魔法只要施法的那人稍有不慎便会失败,雅恩不知道格林德沃会不会在最后的关头‘不小心’,邓布利多爱他,给了他一个选择的机会,那么他也给格林德沃一个,他爱盖勒特?格林德沃,虽然从无数种利益角度出发,格林德沃都该让希特勒永远的消失于这个世界上,雅恩却相信自己会收获一个好结果。

  出来的是格林德沃,雅恩觉得自己的心脏停跳了一秒钟,随即双唇微抿勾勒出淡淡的笑意,“辛苦你了,盖勒特。”

  果然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不会怪他,对此,格林德沃不知道该喜该怒,他甚至想到如果有一天自己死去了,眼前这个人会不会也只是抿唇而笑就投奔下一段人生,黑魔王有些无奈却又告诉自己纠结那些还没发生的事情是一种愚蠢,他转身指向刚刚出来的房间,“很顺利,克里斯,阁下在等着你。”

  雅恩二话没说急匆匆的进房间去了,留给格林德沃一个焦急的背影,看着开启又合上的门,格林德沃忽然想开了,没办法,谁让自己就爱上了这么一个人呢。

  雅恩和希特勒的这次会面很短暂,只是那么几句话的功夫。

  “今后想做什么呢,阿道夫?”

  “如果仍然想要称霸世界呢?”

  “我帮你。”雅恩回答的很轻松痛快,没有丝毫迟疑,希特勒如今的声线很轻柔,却并没有让雅恩感到丝毫不适应,这就是那个阿道夫·希特勒毫无疑问的。

  “你果然还是这个样子,把每一件事都分的那么清楚啊,我的挚友。”希特勒的回答里带着一丝嗤笑,他并不去看雅恩,只是对着窗外的阳光看着自己的手掌,这是一只毫无瑕疵的手,没有练枪持笔留下的老茧,这不是他的身体,是另一段人生了呀。“算了吧,我不会用今后无限的人生去干那么没有意义的事的,阿道夫·希特勒已经死了,世界不需要另一个战争贩子,现在的我,仅仅是现在的

  我了,不是纳粹的领袖,不是德意志的总理,也不是克里斯托夫·雅恩的挚友了。”

  雅恩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便看到那个站的笔挺的男人迈开步子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带起一阵清风,然后什么都没有了,摆放着许多东西的房间里只剩下雅恩一个人,一手捂住眼睛发出似笑非笑的声音。

  希特勒在客厅碰到格林德沃的时候并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用那种高高在上的神态对黑魔王点了点头便离开了纽蒙迦德。

  格林德沃有些惶急的看着那扇紧闭的门,雅恩还在里面,丝毫没有出来的意思,他在门前踱着步,强忍着不进去看看,他的直觉似乎在告诉他,现在那间房间里面雅恩会是他从未见过的狼狈的样子,雅恩不会希望他看到那种样子。

  他以为会等很久,却不料短短几分钟,雅恩就推门走了出来,神态很正常,带着严谨的笑意,格林德沃迎上去,自然的揽住他的胳膊,笑着问,“阁下走了呢,不过我大概知道他去了哪里呢,克里斯。”黑魔王俊美的容颜笑起来是太阳都不及的灿烂,他当做没有看到雅恩有些红红的眼眶,他感谢希特勒离开的心意,但是比起那份幸福,他更心疼雅恩。

  “谢谢你,盖勒特。”雅恩用格林德沃最喜欢的低沉的语调呼唤他的名字,将他抱紧在怀里,“不过我可并没有想去找他,阿道夫说的对,他应该应该开启一段新的人生了,而我也是一样的。”

  雅恩的眼神很认真,深深地看进格林德沃碧绿色的眼睛里,让黑魔王从身体里升起一阵燥热和羞涩,头一次他在雅恩的眼中看到那么深也那么真的爱意,就连他苍蓝色的隐形眼镜都无法遮盖,黑魔王下意识的知道,雅恩恐怕要做些什么了。

  果然,黑魔王的手被抬了起来,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套上了一枚漂亮高雅的白金指环,戴在他的无名指上,“盖勒特,我们结婚吧。”

  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格林德沃眼中绽放出一丝惊喜,却故作冷淡的说,“我似乎并没有答应呢,克里斯。”

  “可我不接受拒绝的回答,我亲爱的盖勒特。”冲着那漂亮的唇吻了上去,堵住黑魔王剩下的话语。

  一个黑魔王结婚可是一件大事,不过婚礼地点就设置在纽蒙迦德,很多人就是想来也没什么机会,婚礼上两人交换了戒指并且深情接吻就此结成了伴侣,他们两个也没法去政府部门登记婚姻关系,毕竟一个的户籍在魔法世界,而另一个的,无论在哪个世界也都属于黑户一级的。

  可是出乎雅恩预料的,再交换过亲吻之后,格林德沃面向所有宾客,高傲的昂起头,郑重的对整个魔法世界宣布,从今以后,他的名字是盖勒特·格林德沃·王。

  雅恩是真正震惊了,他本以为黑魔王根本就不记得自己真正的名字是什么更从没打算承认,看来他还是低估了黑魔王的骄傲和坚持,这个男人,在所有巫师面前用骄傲的语气给自己冠上了他的姓氏,不是雅恩,而是一个中国人的姓氏。

  “你不需要这么做的,对于姓氏,我并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黑魔王反手握住雅恩的手,眼中流淌的或许就叫做幸福。

  早习惯在一起生活的两人平日里仍然是各忙各的,婚姻并没有让他们整日里腻在一起,晚上却都会回到纽蒙迦德,相拥而眠,雅恩还是会接一些间谍任务,接近某些人然后背叛某些人,晚上回家,将遇到的事情带着笑说给格林德沃听,任务结束就将某些人彻底忘记,他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

  于是三年后的一天,刚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准备出门的雅恩正在卧室里和仍旧腻在床上的格林德沃做每天例行的清晨亲吻,维纳敲门进入,恭敬的行礼然后汇报,“两位大人,汤姆少爷回来了。”

  “汤姆回来了?”格林德沃推开雅恩,表示很惊奇,汤姆一直处于失踪状态,圣徒不停的查找也只能模糊的知道他曾在美国出现而已,三年来都没有丝毫音讯的人突然出现,格林德沃和雅恩虽然一人想到曾发生的某些事觉得有些别扭,另一人虽然不知道曾发生了某些事也升起一丝警惕,却都觉得挺高兴,毕竟是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两人整理好衣服,相携着下了楼。

  楼下的客厅里,汤姆坐在沙发上,暗红色的眼睛半眯着,有些妖娆的样子,三年的时间似乎并没有让他的样貌变的更成熟,却更柔美好看了,让人能想到红颜祸水之类的称呼,然而最大的变化在于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孩子,一个两岁左右黑发黑眼的可爱孩子,看起来似乎是个男孩。

  雅恩有些头疼,更多的却是激动。

  果然,看到两人步下楼梯,汤姆带着孩子站起身,带着戏谑的笑容对两人说道,“呦,现在不能在称呼格林德沃先生了呢,应该改口叫做父亲了,是吧,克里斯父亲,没能赶来参加两位的婚礼实在是我这个做孩子的不孝呢。”

  这话让格林德沃的脸上带了点笑意。

  “不过实在是没办法呢,我当时怀着小宝贝孕期反应很厉害呢,两位父亲就原谅我吧。”汤姆这样说着,用带着幸福骄傲神色的眼睛侧头看身边一直抓着自己手的小孩子。

  “汤姆,这孩子是?”格林德沃对于小孩子还是很喜欢的,开口发问心头却觉得有些事似乎超出了他的预期,开始用眼光瞟自从刚才就直盯着那孩子看的雅恩。

  “盖勒特父亲,宝贝是我的孩子呢。”汤姆弯下腰很熟料的将那可爱的小孩子抱了起来,笑的愈发

  灿烂了,“来,宝贝叫人,哦,对了,克里斯父亲,你说宝贝是叫您爷爷还是父亲好呢?”

  格林德沃的脸黑了,转身就想要离开,雅恩立刻揽住他的腰不让他走开,黑魔王挣扎了一下,很快软化下来,看了看雅恩又看了看汤姆怀中可爱还带着些畏怯的眼光看着他们的小男孩,终于只是叹了口气给了雅恩一个白眼。

  这就是认可了那孩子的地位了,雅恩和汤姆都明白这一点,汤姆有些欢喜的在孩子额头亲了一口,“宝贝,快就父亲。”

  “父亲!”那孩子看着雅恩,语气甜甜的怯怯的。

  雅恩觉得,这一生已然完满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