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恶搞怀孕篇(下)
作者:箫寒舞痕 更新:2019-10-31

个月后,木燕青和刘仲宁带着大堆的书回来,是把那山洞里的书全给搬回来,样大家可以起帮忙看。

易璟听寒箫怀孕的事情,急急忙忙的从怀琅赶回来,带回大堆的补品,盯着寒箫吃。

寒箫现在是看到补品就想吐,可身边的人完全不管他的哀求,总之句话,怀孕的人没有不的权利,吃就对!

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寒箫觉得自己胖圈都不止,再加上气有些转凉,那些人不由分的给他裹上厚衣裳,而他根本没有拒绝的可能。呜呜,他不要啦!

寒箫发现自从他怀孕后就没有人身自由,身边的任何个人都比他个孕夫有发言权,任何事情,哪怕是弯个腰拾个东西都会被岚月们紧张万分的制止,什么也不许他去做,理由是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什么歪理啊,寒箫不过才分辩句,马上就被数十句话给堵回来,郁闷到不行。

大概他现在是整个宇华的第大闲人吧?目光瞟到定时送到的那大碗补品上,嗯,更正,他目前也可以是整个宇华的第大饭桶,段日子吃下去的补品都有几十斤上百斤。好在是在王府,易璟的生意也做的大,青莲山庄也不是普通生意户,再加上木家、刘家都是有钱的主,若是在寻常人家,早就被他给吃垮。

“在想什么?”谢逸薰在寒箫身边坐下,柔声问道。

“在想和猪也没多大区别。”寒箫喃喃的道。

谢逸薰忍不住笑出声来,“又胡思乱想。快些把个喝,凉药性就差。”

寒箫的脸都皱成团,求饶道:“可不可以不要喝?个时辰前才吃的午饭,喝那么大盅的汤,现在肚子还涨的不行,喝不下啊。”

“不行。”谢逸薰温柔但却坚定的道,“箫儿,是以子身怀孕,自然会比子困难。药汤是就是为助安胎特地熬的,不喝怎么行?乖,快些喝它。”

寒箫苦着脸看着那盅黑漆漆的药膳汤,不死心的继续讨价还价,“那,少喝,总可以吧?”

谢逸薰不话,只是温柔的看着寒箫微笑。

寒箫叹口气,认命的捧起碗来喝汤,“喝就是,不要个样子看啦。”

谢逸薰摸摸寒箫的头,“乖。”

寒箫很有揍人的**,乖?他又不是小孩子,逸薰话的口气十成十是在哄不听话的小娃娃用的!恨恨的剜谢逸薰眼,寒箫狠狠的几口把药膳汤喝个精光。气愤,他根本就不可能打的过逸薰嘛,到最后,只会更加显得他像个小娃娃。——|||

“箫儿真乖。”谢逸薰奖励的亲亲寒箫的脸颊。

现在的寒箫比原来胖不少,整个人肉肉的,可爱极。

寒箫仰面倒在床上,翻个白眼,老,他快要撑死,谁来救救他啊?想起前些时候,二师父和他过的,子的孕期要比子来的长些,估计得年,寒箫就想大哭场。年,样算下来,他还有接近六个月的时间都得过样的日子,最后他会变成什么模样,寒箫已经完全不敢去想象,肯定会变成个球的,呜呜,不要,不要嘛!减肥很困难的啊!

寒箫怀孕第九个月的时候,巧好是冬里,本身已经长胖不少,呃,不对,是很多。然后又裹得严严实实的,就连粽子也只有甘拜下风的份。正捧着药膳汤喝着的时候,凌宇却突发奇想的跑来宇睿王府,看到现在圆圆滚滚,白白胖胖的寒箫,半没有出话来,最后才憋句出来:“人的潜能果然是无穷的。”

恨得寒箫只想脚把他踹出去。

把碗放下,寒箫很委屈的扯着谢逸薰,“不要再喝,不喝,好不好?都不能见人。”

谢逸薰轻轻的拍抚着寒箫,哄到:“乖,还有,把些喝完,今就不喝。”

没诚意,寒箫恨极的瞪着谢逸薰。什么叫今就不喝,本来每就只喝么次的嘛,听话就知道逸薰根本就是在敷衍他!

谢逸薰目光犀利的扫向凌宇,家伙来干什么?箫儿本来好好的,他来,那么句废话就害的箫儿闹情绪,不肯喝汤。

凌宇下意识的哆嗦下,嗯,那个,文轩的目光也太锐利吧,真是见色忘友。

凌宇嘀咕归嘀咕,口中急忙道:“啊,那个,的意思是恭喜们,恭喜恭喜。啥时候能生呢?”

“三月。来就为个?”谢逸薰扬扬眉。

“当然不是。本来是想叫起出去走走的,不过,看现在的情形,大概是没空。”凌宇道。

“自然是没空的。”谢逸薰不以为意的答道。

凌宇摸摸鼻子,好吧,人家嫌他碍眼,赶人呢。唔,他好像是皇帝吧?个人也未免太不尊敬他吧?瞪那两个完全无视他的人眼,凌宇只有叹口气,自己抬腿走人。

才走到门口,谢逸薰就跟出来,口气淡淡的,“送吧。”

走段路之后,谢逸薰随意的问道:“朝里没什么事吧?”

凌宇笑,看刚刚的那种情形,就算有事他也不会让文轩去处理的,何况没有事,“没什么事,就专心陪寒箫吧。切都还顺利吧?”

谢逸薰低下头,道:“现在倒还切顺利。主要是生产那关不好过。听宁叔,大概得剖腹。”

凌宇怔下,剖腹吗?那真的有些危险。

伸出右手在谢逸薰的肩头握下,“不要当心,不会有问题的。有什么需要只管和,御医院的医正们需要谁只管去调来用。不要想太多。”

笑容轻轻扬扬的泛起在谢逸薰清俊舒朗的脸上,“如此,多谢。”

凌宇也是笑,“自家兄弟,何必么见外?何况,寒箫要生的,可是的侄子,个做大伯的,尽份心力自然也是应该的。”

二月底的,正好好坐着的寒箫突然觉得腹痛如绞起来,脸色下就煞白。

在旁服侍着的青梅见,也吓得脸色发白,岚月咬着唇呆会,急忙跑出去,“王爷,王爷,华容可能要生!快来人啊!”

时间,玉琮里面人仰马翻!

产房外

谢逸薰铁青着脸盯着房门,怎么么久,还没有好?宁叔不是信誓旦旦的很有把握吗?现在是个什么情形?里面为什么声音也没有?箫儿到底怎么样,还好吗?

易璟、易璩还有和彦也都是紧张万分的盯着那扇门,同时心里万分疑惑,里面到底怎么样啊?为什么么安静?

产房内

刘仲宁饶有兴趣的轮流捏着那两个鼓着小脸蛋的小家伙,哇,好好玩,么小吔,跟他的只手也差不多少嘛。吔,眼睛居然都不张开,就是张小嘴儿在那里抿来抿去的,呵呵,再玩下下。

产婆和另两个医正在旁当心的看看沉睡中的宁国华容,再看看玩的不亦乐乎的刘仲宁。

呃,个,外面好像还有好多人在等着呢,个,刘大人究竟准备玩到什么时候啊?距离华容诞下小世子都已经个多时辰……

又过半个时辰,木燕青弹弹衣摆站起身来,拍拍谢逸薰,“们进去看看。”

谢逸薰微微怔下,心情有些紧张,头,颇有壮士断腕的感觉,“好。”

推开房门,走进去。嗯,还是好安静。然后寂静中传来个笑嘻嘻的声音,“喂喂,们两个小家伙,不要不理嘛,笑笑,笑笑嘛。都么卖力的逗们吔。”

被刘仲宁抱在怀里惨遭蹂躏的两个小家伙紧紧皱着眉头,小嘴巴扁起再扁起,唔,是可忍孰不可忍,们都已经忍么久,怎么没完没啊?不管,、们、要、开、哭——

“哇”的声,石破惊。两个小家伙同时扯起嗓子抗议起来,呜呜,谁来救救他们啦?

依然留在外面的三个人顿时松口气,看来是没问题。

刘仲宁突然觉得怀中轻,正哇哇大哭的小娃娃被人抱去。

产婆和两个医正忙跪下行礼,“恭喜王爷,贺喜王爷,是两位小世子。”

佛祖保佑,他们总算是解脱!

谢逸薰满心都是喜悦,笑容有如春分拂面,“辛苦几位,外面已备下些许薄礼,不要嫌少就是。”

三个人笑的满脸开花,宇睿王府岂会有薄礼?那自然是不会少的!边忙不失迭的道谢,边急急忙忙的退出去。

谢逸薰走到床边,轻轻抚摸着寒箫的发,心底满是柔情,爱人就在他的身边,如今又添两个孩子。此生,他已无憾!

————————完————————